文学鉴赏

生活,死在了别人的地图里

作者:本站 | 分类:现代文学| 浏览:78

生活,死在了别人的地图里

  赵玲玲在这个家属大院,算得上个人物,她不但长得漂亮,老公小张也小有本事。 所以她整天乐呵呵的,笑起来像银玲一样响亮。   不过,人无完人,赵玲玲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爱攀比,谁家添了个新家具,哪个女人买了件新衣服,都是她最感兴趣的,但还好,这附近,就数她家添得最多了。

  今天是周末,小张临时加班。

所以赵玲玲就一个人出去逛街了,这也是她最大的爱好之一。

  她来到本市最高档的商业区,但那里的东西实在太贵,就算她家的钱再多两倍,她也舍不得买,但看看总是可以的,起码能跟得上潮流嘛,而且市内也有很多仿货,她在这里看中的款式,在仿货市场,以三分之一或更低的价格就买到了。

她一向很有经济头脑。

  她站在LV的专卖店前,看着橱窗里的包包发呆,天啊,这一个包,要花她家三个月的积蓄呐,不过那样式,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她决定等一下就去买个仿的。   就在这时,她看到一个穿着昂贵、时髦的女子正要进店,那女子看了她一眼,忽然停下脚步,她也觉得这女子有点眼熟,你是赵玲玲吧那女子突然问,声音很熟悉。 赵玲玲一下想起来了,你是张晓,哈哈,好久不见了赵玲玲激动的说,是啊,很久没有你的消息了,真巧啊。

张晓也说。   原来,这张晓是赵玲玲同城、同班的大学同学,不过那时的张晓可没赵玲玲漂亮,学习也不如赵玲玲,可如今看她这身打扮,就知道她一定过得很好了,赵玲玲心里泛起一阵酸味。   你也喜欢LV啊,我正想再买一个呢。

张晓说着,特地拉了拉她背着的包带,赵玲玲这才注意到,张晓身上,就背着一个呢。 赵玲玲嘴里发苦,是啊,正看呢。 走一起进去。

张晓不由分说,就拉着赵玲玲进了店里。   赵玲玲本来想,不能在张晓面前丢了脸,干脆咬咬牙,花千把块钱买一个吧。

谁知进了店才知道,放在橱窗里那些还算便宜的了,真正的贵东西,人家都是锁在里面的柜里呢,仟把块钱,在这里连条皮带都买不到,  所以,她只有眼睁睁看着张晓试试这个,拎拎那个,而自己呢,连摸摸的勇气都没了,生怕摸了人家就非要她买似的。

最后,张晓挑了一个最新款的。 看着张晓面不改色的拿出卡,刷的一下,两万多就没了,赵玲玲的心突突的跳起来,心里又酸又苦。   那天,赵玲玲回到家就病了。   赵玲玲满脑子都是张晓:张晓用的昂贵化妆品;张晓穿的香奈尔连衣裙;张晓的LV;张晓那个城建局局长的老公……就连张晓的笑声,好像都比自己的好听。 她越想就越觉得胸闷气喘,可越喘,她还越想。

唉现在赵玲玲是看什么都不顺眼,一屋子曾经使她很满意的东西,都变得没一点情趣。

  这天,赵玲玲无精打采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听到一条新闻:本市城建局局长周长久,涉嫌贪污、行贿受贿,金额高达上百万,现已拘留审查,赃款大部分被挥霍。 赵玲玲一激灵,那不是张晓的老公嘛啊,上百万都挥霍了,难怪啊,赵玲玲又想起张晓刷卡的模样。

  不知怎的,赵玲玲的病,好像一下子就好了,她感觉自己又来了精神,想了半天,决定打个电话安慰一下张晓。   她拿出张晓那天留给她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个男人,她有些意外,张晓的老公不是应该在狱里吗。

  喂,请问你找哪位男人问。 张晓在吗我是她同学赵玲玲赵玲玲说。 她不在家。 那个男人有些犹豫的回答。

  噢,您能转告赵玲玲,给我回个电话吗您是赵玲玲的父亲吗张晓忍不住问。

不,我是她爱人。

男人说,我会转告她的。

再见男人不等赵玲玲再问,就挂了电话。

  赵玲玲奇怪极了,难道自己听错了吗不会的,她又仔细回想了一下,赵玲玲那天确实说她老公是城建局局长啊,还说她们现在住在很高档的别墅里,可惜那天张晓没给她留家里的地址。 会不会有两个局长呢她想。 她是个很好奇的人,决心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

可张晓一直没给她回电话。

  第二天,她实在忍不住了,特地跑到城建局去打听,城建局的门房告诉她,周长久已经被逮捕了,她又问周长久住哪里,可门卫也不清楚。

  她只有无精打采的回家了,回到家,她又给张晓打电话,却没人接。

她如坐针毡,突然,她灵机一动:当年毕业时搞了个同学通讯录,上面应该有张晓的。 她赶紧翻箱倒柜的去找,还真让她找到了。

还好她们同城,她立刻按上面的地址去找张晓。

不过,她也不敢抱什么希望,那毕竟是十年前的地址了,但她还是决定去碰碰运气,说不定张晓的父母还住那里呢。

  张晓原来的地址,是在一个很旧的小区。

她敲门后,一个老太太来开了门,老太太惊奇的看着她问您找哪位请问,您认识张晓吗赵玲玲问。 噢,我是张晓的妈妈,您是老太太说。

  我是张晓的同学,好久没联系了,来看看她。

赵玲玲兴奋的回答。

她不在家,您没什么要紧事吧老太太说。 赵玲玲看老太太一副想送客的样子,急了,顾不上别的,赶紧把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老太太听了,长长叹了口气,说请进来说吧。   赵玲玲跟着老太太进了家,家里简单的摆设让她吃惊。 但她一眼就看到赵玲玲那天背的那个LV包包挂在墙上,显得和家里的摆设格格不入,不禁疑惑的问张晓也住这里吗唉,是啊……老太太接着讲述的事,让赵玲玲大吃一惊。   原来,周长久确实追求过张晓,可当时,张晓嫌他一没长相、二没钱,就拒绝了他,而嫁给了一个卖服装的私人小老板,刚开始,张晓确实过得不错,但随着竞争者的增加,他们生意越做越差,最后只有关门了。   而这时,张晓却听说周长久当上了城建局局长,风光极了,一向虚荣的张晓,居然受不了打击,刚开始,只是整天唉声叹气,怨天尤人;后来胡言乱语,神情恍惚。

经重庆红楼医院医生检查,她得了严重的臆想症,她把自己幻想成了城建局局长的老婆,更严重的是,她经常出去胡乱花钱,平时在家,她沉默寡言,可一出门花钱,她就容光焕发,跟换了个人似的。 家里的钱都被她给折腾光了,可只要把她的卡收了,她就寻死觅活的。

  唉,老太太讲到这,无奈的叹了口气接着说我们每个月都战战兢兢的,只想她早点正常。 现在,我们已经把她送到了重庆红楼医院的心理咨询中心接受心理治疗。   赵玲玲吃惊得讲不出话来,半晌才问:那,她爱人呢老太太露出难得的微笑说张晓最幸运的就是遇到她爱人了,她得病后,都是他卖房、打工来给张晓的银行还账,不然呐,哎。 老太太摇摇头,又接着说不过,真难为他了……  赵玲玲真后悔知道真相,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

上一篇:突厥是古代草原霸主之一,为何会落到远走他乡的下场?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