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鉴赏

诗人张二棍:行走大地山野的钻工诗人 情商高就会说话

作者:本站 | 分类:现代文学| 浏览:34

诗人张二棍:行走大地山野的钻工诗人 情商高就会说话

行走大地山野的钻工诗人“青年诗人张二棍的诗歌写作仍然具有值得我们称道的美学特质:与一些浮光掠影或相对矫情的底层书写有所不同,张二棍从其最为真实的生存状态中提炼出自己的生命体验,进而从中提炼出自己的美学经验……”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主任谭五昌这样评价张二棍的诗歌。

“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写诗的动机,那一刻,我想记住一个倒在锡林郭勒草原上的老牧人,我想记住他的瘦弱,记住那天的大风,记住他被动物撕咬过的模糊的脸……。 感谢诗歌,我记住了,并且不断记录着,用诗歌的方式!这个不断记录的过程,藏着一个人的卑怯与骄傲,妥协和坚持。 ”张二棍,本名张常春,1982年生于山西代县,供职于山西大同某地质队,职业决定他长年在崇山峻岭和穷乡僻壤奔走。 跟着地质队到到野外作业,大山里勘探。

他是钻工,在和冰冷的铁器打交道。 晚上他有了自己的时间,喝酒,写诗。 他说并不觉得苦,反而“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埋首在人群中,没心没肺地活着,偶尔写写,偶尔大醉,偶尔悲伤。 工作之于我,就是要尽心做好分内事,一如裁缝之于衣服,木匠之于榫卯。

”在地质队的工作,粗粝,对写诗是一种滋养,还是精力的磨损?面对这个问题,张二棍说,“我觉得这个也跟个人对待的方式、态度有关。 一方面,它可以是耽误你写诗的负担。

另一方面,也可以把这份工作当成写诗的一份营养来源。

”他曾出版的一部诗集就叫《旷野》。

张二棍开始写诗迄今不过七八年,但出手不凡,频频获奖,备受诗坛瞩目。 2015年他受邀参加了第31届青春诗会。

这是中国诗歌最高级别的诗会。

2017年1月,鲁迅文学院和山西省作协为他在京举办了诗歌研讨会,这在山西诗坛也称为一大盛事。 邱华栋、张清华等对其诗作赞誉有加。

他曾获首届《人民文学》“李杜诗歌奖”新锐奖、华文青年诗人奖、华语作家奖等。

获得2017年名人堂年度诗人提名,张二棍说,“感谢《华西都市报》的这次提名,让我与同时代的诸位诗人一起,在一份沉甸甸的报纸上,接受一次大众的审视与凝望。

在一个非关诗歌的报纸上,做一件关乎诗歌或者纯文学的事,是难能可贵的。

这是情怀,更是一种态度。 是的,诗从未远去,诗人就在每个人身边,甚至就是每个人……谢谢你们,每一个为诗歌奔走呼号的人,谢谢《华西都市报》这样一份报纸,在这个被广告、消费、经济等等绑架的时代,做了这一系列年度诗人、年度作家等等的义举。 现在,如果我再次思考。

我将会说,写作,也应当是一场善行。

每一首诗歌,都是一次救援。 诗歌是我在山野间行走的拐杖和止疼片。 ”张二棍的诗歌,跟他脚踏的大地一样,带着厚重、悲悯的气质。 诗人、诗评家周瑟瑟说:“张二棍的写作完全来自生活现场,他揭示了生活的真相与秘密,语言如机关枪,突突突地发射子弹,他击中了内心的耙子。

”“二棍”,这个名字带着粗犷的乡野民风。 不少人疑惑,打趣之。

张二棍自己说,“这三个字确实粗旷,甚至有点粗鄙。 它是原生态的,是来自乡野山民口中的,所以它也应该是鲜活的,它符合我对自己诗歌的追求,符合我的生存状态。 其实这笔名不是我自己取的,小时候许多人这么叫我,我反对无效,也就认命了。

”生活在粗粝现实中的张二棍渴望轻盈,“能够写和能够飞,都是一件美妙的事。

我们写来写去,和鸟儿飞来飞去,应该一样快乐,一样自由。

”“生活的矛头指向我的时候,是诗歌给了我一面盾。 ”。

上一篇:希望你和你的他可以比曾经的我们幸福 中小学作文培训加盟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