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鉴赏

九首《诗经》,九种爱情

作者:本站 | 分类:现代文学| 浏览:11

	九首《诗经》,九种爱情

周南·关雎关关睢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关关睢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国风·周南·关雎》这首短小的诗篇,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据着特殊的位置。 它是《诗经》的第一篇,而《诗经》是中国文学最古老的典籍。 虽然从性质上判断,一些神话故事产生的年代应该还要早些,但作为书面记载,却是较迟的事情。

所以差不多可以说,一翻开中国文学的历史,首先遇到的就是《关雎》郑风·子衿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 悠悠我思。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这首诗是《诗经》众多情爱诗歌作品中较有代表性的一篇,它鲜明地体现了那个时代的女性所具有的独立、自主、平等的思想观念和精神实质,女主人公在诗中大胆表达自己的情感,即对情人的思念。

这在《诗经》以后的历代文学作品中是少见的。 王风·采葛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一日不见,如三秋兮这是一首思念情人的小诗。

采葛为织布,采萧为祭祀,采艾为治病。 都是女子在辛勤劳动。

男子思念起自己的情人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月、年)。 说一天会像三个月,三个季节,甚至三年那样长,这当然是物理时间和心理时间的区别所在。

用这种有悖常理的写法,无非是为了极言其思念之切,之深而已。

卫风·木瓜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你赠给我果子,我回赠你美玉”,与“投桃报李”不同,回报的东西价值要比受赠的东西大得多,这体现了一种人类的高尚情感(包括爱情,也包括友情)。 这种情感重的是心心相印,是精神上的契合,因而回赠的东西及其价值的高低在此实际上也只具有象征性的意义,表现的是对他人对自己的情意的珍视,所以说“匪报也”。 “投我以木瓜(桃、李),报之以琼琚(瑶、玖)”,其深层语义当是:虽汝投我之物为木瓜(桃、李),而汝之情实贵逾琼琚(瑶、玖);我以琼琚(瑶、玖)相报,亦难尽我心中对汝之感激。 召南·摽有梅摽(biào)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dài)其吉兮!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摽有梅,顷筐塈(jì)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现代文学博士、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讲师檀作文:“珍惜青春,渴望爱情,是中国诗歌的母题之一。

《摽有梅》作为春思求爱诗之祖,以花木盛衰比青春流逝,由感慨青春易逝而追求婚恋及时。

暮春,梅子黄熟,纷纷坠落。

一位姑娘见此情景,敏锐地感到时光无情,抛人而去,而自己青春流逝,却嫁娶无期,便不禁以梅子兴比,情意急迫地唱出了这首怜惜青春、渴求爱情的诗歌。

郑风·将仲子将仲子兮,无逾我里,无折我树杞。

岂敢爱之,畏我父母。 仲可怀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逾我墙,无折我树桑。 岂敢爱之,畏我诸兄。 仲可怀也,诸兄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逾我园,无折我树檀。

岂敢爱之,畏人之多言。

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逾我里,无折我树杞字面上只见女主人公的告求和疑惧,诗行中却历历可见“仲子”的神情音容:那试图逾墙来会的鲁莽,那被劝止引发的不快,以及唯恐惊动父母、兄弟、邻居的犹豫,连同女主人公既爱又怕的情态,俱可于诗中得之。 中国古代诗论,特别推重诗的“情中景”“景中情”,《将仲子》所创造的,正是这种情中见景的高妙诗境。

周南·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此篇语言极为优美,又极为精练。 不仅巧妙地将“室家”变化为各种倒文和同义词,而且反覆用一“宜”字。 一个“宜”字,揭示了新嫁娘与家人和睦相处的美好品德,也写出了她的美好品德给新建的家庭注入新鲜的血液,带来和谐欢乐的气氛。 这个“宜”字,掷地有声,简直没有一个字可以代替。

郑风·风雨风雨凄凄。 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风雨潇潇。

鸡鸣胶胶。

既见君子,云胡不瘳!风雨如晦。 鸡鸣不已。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这是一首风雨怀人的名作。 在一个“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早晨,这位苦苦怀人的女子,“既见君子”之时,那种喜出望外之情,真可谓溢于言表。

难以形容,唯一唱三叹而长歌之。 卫风·伯兮伯兮朅兮,邦之桀兮。 伯也执殳,为王前驱。

自伯之东,首如飞蓬。

岂无膏沐?谁适为容!其雨其雨,杲杲出日。

愿言思伯,甘心首疾。 焉得谖草?言树之背。 愿言思伯,使我心痗。

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全诗紧扣一个“思”字,思妇先由夸夫转而引起思夫,又由思夫而无心梳妆到头痛,进而由头痛到患心病,从而呈现出一种抑扬顿挫的跌宕之势。 此诗描述步步细致,感情层层加深,情节层层推展,富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上一篇:依巴斯汀片是早上吃还是晚上吃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