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鉴赏

农门喜事[主人翁叶楚武烈]的小说最新章节试阅读

作者:本站 | 分类:现代文学| 浏览:168

农门喜事[主人翁叶楚武烈]的小说最新章节试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这叶家还真是赖皮赖上脸了,前两天人家还救了她家溺水的傻姑娘,今儿刚好的差不多点,就非得把女儿塞给人家了,这不是恩将仇报吗;”“话也不能说,这叶家二闺女从小就是个傻子,现如今又匆匆忙忙的塞给了一个武夫,我听说他当兵那会杀过不少人哩,长得跟活阎王一样,一掌一千斤的力道能把老虎拍死,这娇滴滴的小娘子嫁过去,还不知道受什么罪呢……”这一天是清源村叶家这二闺女出嫁的日子,虽然是出嫁的大喜日子,但村民们表面恭喜,背地里都指着叶家大门议论纷纷……叶楚端坐在喜轿中,心情不悲不喜,那模样哪里像是别人口中的傻子,也是,她本来也不是那个为了给心上人抓条鱼,就被生生害死的傻姑娘了。

只是她才刚适应这具身体,就马上被逼嫁给一个陌生的鲁莽武夫,只觉得说不出的愁郁滋味……“落轿!”叶楚蒙着盖头,低头看见一直宽厚的手伸过来,犹豫了下,将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掌心中,这条路是自己选的,她相信自己的眼光,而且再不济,她相信也比留在那个家里好。 这里的成亲流程虽然她不懂,但其他人都以为她是个傻子,一步步的引导她,直到进了洞房,只剩她一个人的时候才能歇口气。

叶楚掀开一个角,打量了番这个新家,可以用四个字形容,家徒四壁……低头看了看,好歹床被都是新的,就那么躺下歇着,自己本来好好的工作,优越的家庭,大好的前途,就这么全没了,穿越到这么个不知道什么朝代的地方,还突然嫁了人……因为太累,竟然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忽然感觉身上一重,叶楚下意识警觉起来,两手抓住他手臂,想要将他制住。 却没想到身上那人更为灵活,反手抓住她的手腕,死死的压在了床上,她的力气竟然完全无法动弹。

“谁?!”叶楚呵斥一声。

“你又是谁?”昏暗的烛火下,武烈的眼光灼灼,眼神里满是怀疑。 叶楚这才清醒过来,自己穿越了啊!现在还在这个新嫁的夫君家里!忙道:“放开我,我是叶楚!”武烈沉默的放开她,看着她起身整好衣服才道:“叶家的那位傻姑娘,唯唯诺诺的可不会似你这像训斥人。

”她明显是极为敏锐的,而且身手反应都很快,重要的是现在的说话作态,完全不同于以往那个傻傻的样子,根本就是两个人!叶楚还真没打算装什么傻子生活下去,深呼口气,脑袋转了几圈才道:“其实我根本就不傻。

”武烈没明白:“这么说,你以前都是装的?”“嗯。

”叶楚淡淡道:“我们家那种情况你也知道,若不是装疯卖傻,恐怕早不知道被卖到哪儿去了。

”叶楚坐在床边,但仍坐的笔直,目光不躲不闪,要说是个傻子谁也不信,但说她不是吧……她又实实在在就是那个傻姑娘。 叶家之前也确实卖过一个女儿,还是卖到那种烟柳之地,就为了给叶家唯一的儿子娶媳妇,叶楚这么一打扮,除了有些瘦弱并不丰满,但是胜在那一张清秀的脸,恐怕真会被卖掉。 武烈细细打量,这才有了几分相信。 对于武烈来说,这应该是好事,虽然当时也没什么嫌弃,但现在看来,他是捡到宝了。

“不管如何,今天我们已经成亲了,其他的我无法保证,但昨天答应你的绝对会做到!”武烈拿起一杯酒递给她。

叶楚接过与他手臂相绕,心里真是百般滋味,人生地不熟,没钱没人,她似乎也真的暂时只能如此了。

喝完酒看他就想脱衣服,叶楚才惊觉,今天可是洞房花烛夜啊!自己虽然对这个男人没什么排斥的,但也没想过就这么跟一个刚认识,没有爱情的男人一起睡……“等一下!”叶楚忙一伸手:“我,我身体还难受。 ”武烈凑过来:“哪里难受?”叶楚轻咳两声:“身体弱的很,昨天还溺了水。 ”武烈瞧她脸色确实发白,想她这小身板恢复起来也得几天,尽管武烈已经是个二十几岁的汉子,娶个媳妇儿自然有需求,但既然她已经是自己的小妻子,他疼爱忍让这点度量还是有的。 叶楚瞧着他只着中衣躺进了床里面,外面还留有很大空间,叶楚盯着看了一会儿,直到他熟睡后,才放心脱下繁琐的喜服,舀水洗了脸,躺在床边缘,本以为会睡不着,没想到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可能是太疲惫了,她很少一觉睡到大天亮,猛地惊醒,顿了顿才适应过来,自己真的已经不在那个熟悉的世界了。 起来洗漱后,出门发现武烈哪儿都不在,叶楚有些饿,但去厨房看了看,吃的还有,于是挽起袖子,到院子里去拿柴火,忽然听到院子外的声响,抬头一看,几个男孩子从门口路过的时候,停了下来。 “这不是叶楚吗?新媳妇儿第一天就起这么早啊?”一个男生调侃道。 “看来武烈只是体格看起来好,那个什么……也一般般嘛!”几个人哄笑起来。

叶楚冷冷的看过去,忽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之所以熟悉,完全是因为他跟着身体的原主渊源不浅!“方宇文,这傻子还盯着你看呢!肯定是不喜欢武烈那个粗人,还惦记着你呢哈哈!”方宇文却没像往常一样露出嫌弃的表情,而是有些闪躲她的目光,叶楚很清楚他为什么心虚,因为这原身,是切切实实被这个她喜欢的人害死的!这段记忆,就算她死了,也深深刻在这个身体里,叶楚前世是个军人,于公,她的正义感不允许她绕过这种敢杀人的恶人,论私,如果不是她害死这个姑娘,自己说不定也不会来到这种地方!“快走吧!一会儿迟到了夫子又要说了。 ”一个男生催促道,几个人这才推推搡搡的走了。

上一篇:泰山为什么是五岳之首之泰山封禅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