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鉴赏

任正非为什么杀死第二个石匠

作者:本站 | 分类:现代文学| 浏览:84

	任正非为什么杀死第二个石匠

1996年1月28日,任正非在市场部全体正职辞职仪式上讲话,说:有一个故事,有两位青年推石子,有一个老头问他们在干什么。

一位青年回答说:他在推石子;另一位青年回答说:他在修教堂。 几十年后,人们看见有一位老人还在推石子,而另一位成为哲学家。 读到这里,我知道了:任正非确实没读过什么管理书,至少没有认真读过管理大师德鲁克的著作。

这个故事来自德鲁克,被我称为“史上最短管理案例”,我在《极简管理学》一书中分析过这个案例。 有人问三个石匠在做什么。

第一个石匠说:“我在谋生。

”第二个石匠一边打石头一边说:“我在做全国最好的雕石工作。

”第三个石匠抬起头,带着憧憬的目光回答说:“我在建造一座大教堂。

”欧洲管理学者马利克也在自己的著作中讲了这个故事。

马利克说:这三个人哪一个是最好的管理者?当然,这是一个带有比喻意义的问题,对于任何一个熟悉组织运行方式,并有过切身经历的人来说,其答案显而易见。 根据我在北大汇丰商学院给MBA授课的经历,我发现答案对这些MBA学生(也是企业里的中层管理者)并不显而易见。 答案对任正非是显而易见的:第三个石匠。 问题是,任正非讲的故事少了一个石匠,降低了问题的难度。 任正非为什么杀死了第二个石匠?我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后来,任正非在另一次讲话(在第二期品管圈活动汇报暨颁奖大会上的讲话)又讲了这个故事。 他说,这是阿塞拜疆科学院院长到华为访问时给他的讲的故事。 第二个石匠,是被这个院长杀死的。

任正非显然认同的是第三个石匠。 任正非说:所以我们每天都在修教堂,50年后你们可能就修成了,大家都成为哲学家,成为企业家,成为一个很好的管理者,很好的工人,很好的专家。

有人认为第三个石匠好高骛远,不安心本职工作。 持这种观点的人没有看到本质。

任正非在另一个讲话中(在第三批机关干部赴前线欢送会上的讲话)中说:我们认为修教堂不一定是要搭混凝土框架,你去搬砖,你去砌砂浆,你去抹上灰,地板上刷上油漆,把卫生打扫干净,在地上种上草,都是修教堂。

任正非把握住了第三个石匠的精髓。 他不是好高骛远,恰恰相反,他非常脚踏实地。

第三个石匠知道,自己做的尽管是打石头的工作,但是,他看到了整体的目标,看到了自己是在为整体做贡献。

看到整体,这是系统思考。 第三个石匠有系统思考的能力,所以他能成为优秀的管理者,或者哲学家。

任正非也有系统思考的能力,所以他才能欣赏第三个石匠。 任正非谈到过这样的员工(《能工巧匠是我们企业的宝贵财富》):有人说:我是打工的,我拿这份工资,对得起我自己。 我认为这也是好员工,但是他不能当组长,不能当干部,不能管三个人以上的事情,因为他的责任心还不够。 任正非尽管没有明确贴标签,但这就是第一个石匠。

尽管任正非不小心杀死了第二个石匠,但是他也谈到过第二个石匠(《不做昙花一现的英雄》):如果我们对公司总目标没有一个整体的、准确的、全面的理解,而只孤立地在一小块一小块地方去思考自己管理的进步,我就担心你的进步是建立在制约别人的进步上,那么对整体的进步并没有产生巨大效应。 这就是第二个石匠。

任正非跟德鲁克、马利克等管理大师的观点是一致的:第三个石匠最让人放心,第二个石匠最让人担心。 第二个石匠看不见整体。

在实际工作中,我估计任正非也会干掉第二个石匠,因为他看不见整体——他的进步会以整体的损失为代价。

任正非是天才,他不学德鲁克,不学马利克,无师自通了这些道理。 你是天才吗?其实,即使是天才任正非,学一学德鲁克也会有收获。 如果他听到的是三个石匠而不是两个石匠的故事,他的感悟会更深,不是吗?任正非多次说过,华为没有秘密,华为是可以学习的。 我认为,任正非也没有秘密,任正非也可以学习。 任正非身上体现的就是领导力的十项修炼。 今天讲的,就是其中的一项修炼“深思”(系统思考)。

这十项修炼是可以学习的。

不是要学一个修教堂的故事,而是要学这种系统思考的能力。 我曾经讲过系统思考的七个要点。

每一个要点都可以在任正非那里找到例子。 一个要点一个要点的学。 一项修炼一项修炼的炼。 学习没有捷径。

上一篇:美国德州农工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学博士后职位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