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鉴赏

古桥背后,是令人神往的田园生活

作者:本站 | 分类:现代文学| 浏览:55

古桥背后,是令人神往的田园生活

  市级文保单位里仁桥。

记者冯玉坤摄  7月25日星期四晴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穿越晨雾,呼吸着自然赐予的清新空气,我又一次来到了秀湖。

  如果说,夜晚的秀湖在流光溢彩的灯光下有一丝张扬的美,那么,清晨的秀湖在朝霞微露的晨曦中则有一种盎然的生机。   前天晚上,看到有那么多人在秀湖散步、跑步、骑行,感觉很是汗颜。

慵懒的身体终究敌不过蠢蠢欲动的内心,于是我决定起个大早,到秀湖去跑一遭,也做一回健康小达人。     今天,我从位于秀园路的西区入口进入秀湖,一路向南进发。 沿着蜿蜒曲折的河岸线小跑,耳边是鸟儿清脆的啼鸣,眼前是滨水草坡和“接天莲叶无穷碧”带来的绿色,似乎晨跑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累了。

  跑着跑着,接连出现在脚下的石雕画引起了我的注意。

停下脚步,回头细数,总共12幅,每隔几步,石板上就会雕刻一幅画,配上朱彝尊《鸳鸯湖棹歌》中的一首诗。

朱彝尊是清代著名诗人、词人,祖籍在秀水,也就是今天的秀洲区王店镇。

  这些石雕画的作者是嘉兴画家何云泉,画的原型正是《鸳鸯湖棹歌》中描写的长虹桥、曝书亭、学绣塔、范蠡湖、放鹤洲、瓶山等内容。   除了这12幅石雕画外,还有一幅画被单独刻在了秀湖西南面小山坡的景墙上。 为何这幅石雕画有如此殊荣?上面究竟刻画了怎样的场景?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去瞧上一瞧。   继续向前跑去,10分钟后,我来到了小山坡的景墙前,找到了第13幅石雕画。

  “九里桥西落照衔,樱桃初熟鸟争鹐。 须知美酒乌程到,遥见新塍一片帆。

”密集的住房,大片的农田,桥上人流不息,河中船来船往……透过石雕画,仿佛能看到那个年代九里集镇的繁华景象。

  石雕画旁的文字介绍了九里汇的发展历程。 早在清代,九里汇就成了农村集镇,民国时居民渐集,商店增多,市场开始繁荣。 抗日战争中,集镇大半被毁,仅剩草棚数间;直到解放后才得以恢复发展,后有百货、茶馆、饮食等商店和信用社,每天有六班轮船在此停靠,繁华程度一时无两。

  听老人们说,几十年前,坐船从新塍至嘉兴,九里汇是船舶必停靠的一站。 船夫到此都要上岸歇一歇,喝口茶、吃点点心再走,有时还要到里仁桥上走一走。     走下小山坡,一座刻满岁月痕迹的单孔石拱桥便“撞”入了我的视线。

这座桥南北横跨新塍塘,桥身用长条石砌筑而成,拱圈上的条石纵联并列,桥栏上的方形柱间隔而立。 桥额刻着楷书“里仁桥”三个字,东西两侧各有阳刻楷书楹联。   里仁桥全长25米,宽米,拱跨12米,拱矢高米,南北两侧各铺设台阶29级,始建年代不详,现桥为清道光八年(1828)重建。 据清光绪《嘉兴府志》卷五《桥梁》载:“里仁桥在(秀水)县北九里,名九里汇。 ”  这座位于嘉北街道九里行政村九里汇自然村、南与新城街道殷秀村交界的古桥,造型美观,做工考究,其背后的历史和艺术价值非凡。

2009年,此桥被列为嘉兴市文物保护单位,后因为年久失修,桥身破损严重,2014年由市文化局对其进行维修。

  如果说九里汇已经成为刻在人们记忆深处的回忆,那么,画中的里仁桥却是真切地保留在了我们的现实生活之中,可看、可触、可感。 拾阶而上,站在桥畔,眺望秀湖,碧水蓝天下,野鸭在水面凫过,飞累了的白鹭在水桩上驻足停留,一种亲切和感动在心中蔓延开来。     因为是早晨,桥上没有行人,但明明是安静无声的环境,站在桥上的我,脑海中却勾勒出了这座桥当年的热闹与繁盛,集镇上赶早市的人络绎不绝,叫卖声不绝于耳……想必,当年的朱彝尊也如同现在的我一样,站在里仁桥畔,亲眼见到繁华盛景,有感而发,才作下了流芳后世的《鸳鸯湖棹歌》吧!  星辰交替,历史变迁,过去鳞次栉比的房屋早已被拆除,热闹的集镇也已消散在时光中,告别了“过去式”的田园牧歌生活,重回当下,不变的是心中的那份淡然与恬静,生活在秀湖这片土地上,“现在式”的田园牧歌生活正在徐徐展开……  。

上一篇:关于公布2019年米兰设计周中国高校设计学科师生优秀作品展全国赛获奖名单的通知—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列表页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