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鉴赏

第十回 白公子尼庵私会 李宜儿月下佳期

作者:本站 | 分类:现代文学| 浏览:182

第十回 白公子尼庵私会 李宜儿月下佳期

乎?”老白点头言是,道:“我当令内人言之,待彼门户谨慎。

毋如前番偶出,又被盗者所欺。

”三思道:“六郎若来,切直密秘。 若彼知之,必去入队。 则汝未得之,反失之,毋怨于我。 ”老白又点头道:“聪明聪明,当时聪明孔不知是什么人开的。

”三思曰:“倒是个白丁。

”老白知他诮己,道:“想是舞弄得好了,也是聪明的。

”两下里大笑。 只见王邦贤走将进来,见了道:“无人在此,两个正好调情。

”又道:“六郎已到门首,被那张易之扯了去,想是今日不来了。

”老白道:“不来也罢,今晚有事要出去。 ”公子径入内边,与宜儿说知去了。

王邦贤问着三思:“今晚有何事?”三思假道:“。

”须臾金乌已堕,玉兔初升。 正是:团团离海峤,渐渐出云衢。

此夜一轮满,清光何处无。

须臾列下些精品小菜,于露台之上坐下。

三人共酌,良久之际。

只见前时那春香往桌儿边擦过,把三思挤着一眼,走到书房门首去了。 三思只推小解,走去问他,春香递出一个折着的纸条儿。

三思于密处月光之下看着,上写道:“可以脱身,于后花园门进来,当自拱候。 ”三思看罢,嚼啐弃去,对着春香道:“晓得了,我必来。

”就三脚两步,走到桌边道:“我们好别了。 ”王邦贤见说,把大杯连吃了几杯,起身作别。

公子道:“你请先行。 ”邦贤径去了。

公子道:“普济庵在这一边,我们往后门出去,又近又幽静。 ”三思正要看后门路道,听得分付一个小使,往宜娘处取了后门钥匙来,应了一声去了,即忙开了园门。 三思看在眼里。 公子分付道:“锁上了可将钥匙交与宜娘。 ”径自出门去了。 一路上并不耽搁,到了庵前。 见门尚未闭,白公子道:“庵门为何还不闭?”三思说:“欲免僧敲之意。

”径进至玉妹房门首扣着,玉妹道:“是那一个?”三思道:“是虹霓。

”玉妹便知是三思了,把门开了,他二人走将进去。

白公子见了,施着一礼,忙去瞟他一眼。

只见:两道眉湾新月,一双眼是秋波。

青丝七尺挽盘螺,俊脸。 月里素娥谁伴,秋宵织女常孤。 空门甘老奈如何,纸帐梅花自若。

那白公子向来不喜女色,不知见了玉妹,便欢喜起来,也是个缘分。 请三思曰:“我动情矣,汝速去。

”三思正要起身,心儿好不急。

见他打发,连声不陪了,径自出门去了。

且说白公子坐下。

玉妹见着他,好不喜欢,即取一杯香茶,双手递将过去道:“请茶。 ”公子接着在手道:“汝先尝之。 ”随布于玉妹口边,玉妹笑着,哈了半口,公子即吃完了,立起身来,近着玉妹道:“可睡乎?”玉妹点头,即闭了房门。 公子解衣,玉妹为彼脱衣,自放下衣就寝。

公子阳物如之状,在户口往来。

玉妹兴动,紧紧抱了,凑将上去。 公子直尽了根不动,玉妹觉阴中热杀,痒之极,又不见动,其物如活的一般,即叫道:“那能不动,其物加活,使我情不能禁。

”遂将口布于公子,公子以舌抵进,玉妹吮住不放,将身于乱摇。

公子被他勾得兴发,着实乱肏起来,再不停住。 一个身逢美色,便如沙里获金;一个心慕风流,如大旱得雨。

贤公子性情淫荡,本自爱要贪欢。

空门人手段高强,正是。

籴的籴,粜的粜,没一个软弱些儿。 往的往,来的来,都一样硬挣无凡。 虽然武三思先开,争似白相公漫领菩提之水。 又将那话儿往后边插入,乱耸一会。 玉妹惯千装娇万作怪,引得公子浑身酥麻,说道:“汝之前物,我入之已超于众。 我心颇异,喜不可言。

汝之后物,比小伙又不同,腻滑而宽,真是妙物。

我当夜夜伴汝,不令汝守此孤寂耳。

”玉妹听说,又把苏州话儿软软而叫。 自古道公子生性,一时间喜欢起来,便真了心对付着他。

又入了一会,双双搂住睡了。

有诗为证:两情欢乐不相饶,或先或后递来熬。 虽是三思先到手,何妨公子后来遭。

却说这宜儿见公子出门,他以香汤沐浴,遍体轻绡。 遂令诸妇睡了,悄入园中,将锁开门掩上。

在月明之下,走来走去等着。 三思一面忙忙先回至家中,见了媚娘,假说:“今夜白公子宴客,止着我一人陪着,不可推脱。 恐汝等我,特来说知,乞为我护庇。 ”媚娘说:“若如此,我乘你不在,又出去矣。

”三思笑道:“前番之言,犹然在耳。

”媚娘忘之,曰:“何言?”三思附着耳道:“为亦不多,为亦不畅。 ”媚娘轻轻挞之,三思径出了门。 媚娘闭上门,自己安歇。

三思径到园门,见门闭上,轻轻一推,见是开的。

挨身悄入,仍闭上了。

只见宜儿早已在月明之下,见了三思冉冉而来,一把将三思搂定了,说:“等得我好苦也。 ”三思说:“明月之下,见了美人,倍觉可爱。 ”宜儿道:“前在箱中被盗,使我惊愧欲死。

后闻汝来,方才放心。 ”三思笑道:“累你害作相思矣。 ”两人情兴勃勃,就于月明之下,俊脸相偎,道:“我你立着,略略试之如何?”宜儿道:“嫦娥见了,岂不动心?”三思搂着宜儿道:“嫦娥在此,还有甚嫦娥?”遂将阳物插入,掇其一脚。 三思轻轻抽着,想道前番许了他春药,未曾与他。

今夜尽堪取乐,遂取了些,放于阴户。 自取一丸,纳于马口。

道:“我们拴了门进去罢。

”二人进了香房,三思脱衣就枕。 三思道:“今夜丈夫回,有藏身之法乎?”宜儿曰:“今夜你不由大门进来,管门人不说,决不寻觅,放心便了。

”三思只把那话儿放在牝口,擂来擂去,却不深入。 宜儿急得仰身迎播,那时牝户大张,红钩赤露,鸡舌内吐,淫水似涌泉涓涓不绝。

叫道:“我的心肝,快肏。

”三思搁起两足,着实大抽,把阳物塞满阴户,肏得宜儿遍身蒸麻。 三思抽出,略停得一会,他便把手去摩,痒一个不住,三思把他啧啧响抽了一会。

须臾,那话昂健,奢稜跳脑,暴怒起来。 垂着首,看着往来抽拽。 那宜儿枕畔朦胧星眼,呻吟不已。

三思问道:“六郎与你好了两年,可曾有这般乐否?”宜儿答应不出,只把头摇了两下。 三思见他这般态度,心中想道:“着实干他一下,看他还有什么模样做出来?”起去把灯重新挑上,把帐儿又打起些。 将他两脚提开,着实桩了一会。 三思又将两手倒按在席,俯身竭力迎播掀干。 抽没至胫,复迸至根,又约半个时辰。

那宜儿颜不必说起,只是四肢亸然,伸缩之间,犹如那杀未死的鸡鹅这般挣着。

三思看了,笑道:“我目中自不曾见这般模样。

”只见宜儿悠悠醒来,叫道:“作怪的冤家,撮弄死了我。 ”三思问道:“里面怎样好过,便这般快活。

”宜儿道:“一如疥虫在内做窠,这般痒着。

被你这物插将肏去,那头儿搠着了,加热汤在内,一浇一浇的这般杀痒。 这四围如蚂蚁儿扒的一般有趣,不由人不要死去。

”三思道:“我抽时不甚尽根,我如今不要抽,只顶进去,这个叫做老和尚撞钟。

”但见那行货子没稜露脑,约有一尺来长。

忽挺身仰顶,望前只一送,直抵牝屋之上。 牝屋者,妇人极深之处,如含苞花蕊,即所谓花心是也。 到此田地,三思茎首觉翕然鬯美。

而妇人搂紧,东维西歪,不住摇拽。

约摸四更天了,三思想道:“倘老白往后门回来撞进,。

”就起去把冷茶解了,收拾搂定。 睡了一会,便起身穿衣而出。 宜儿开了锁,约三思道:“若他不在,便往此门进来,我必在此等你。 如不便进房,就在那亭儿上,也甚作乐,以后六郎我不约他了。 ”三思想道:“我自有媚娘在家,安安耽耽的倒不好,那有许多精神来对付他?”便道:“六郎不可弃他。

不然,他知道了吃醋,寻些来出现,形迹露了便不好。 必须彼此均匀,庶免是非。 ”宜儿点头,别了出门,归家去了。

且说一个人的出身,你道是。 欲知他的出迹,且听。

上一篇:第三百八十二章 即将到来的曝光韩定食最新章节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